猫奴,演员,讨厌太宰4121治:三岛由纪夫比你想的更有趣
 网站首页 | 中国资讯 | 即时报道 | 中国财经 | 事实关注 | 社会聚焦 | 法制报道 | 消费关注 | 健康医疗 | 食品安全 | 房产地产 | 聚焦关注 | 百姓民生 | 互联网 | 事实关注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猫奴,演员,讨厌太宰4121治:三岛由纪夫比你想的更有趣
来源: 网易 2018-05-10 10:43:14

三岛由纪夫,1925年(大正14年)1月14日出生于东京市四谷区永住町2番地,一个没落的贵族家庭。他有位个性极其强势的祖母和没什么大作为的父亲,三岛一出生就被寄予厚望,到上中学之前都是与掌握大权的祖母同住。

三岛从6岁开始,就在祖母的坚持下进入皇族学校学习院初等科(相当于小学程度)就读,并且在学院的内部刊物上发表诗歌与俳句作品。12岁时初等科毕业后进入中等科,加入文艺部,在1937年7月于校内文学杂志《学习院辅仁会杂志》的159期上发表散文作品《春草抄~初等科时代的回忆》(春草抄~初等科时代の思ひ出),并且在之后就读学习院中等与高等部的6年间,持续发表更多诗歌、小说、戏曲方面的创作。

这是所有人都可以查到的关于三岛的信息,但这位特立独行的作,家还有很多不为人熟知的小癖好,譬如他爱猫如命,譬如他的本名那个并不叫三岛由纪夫等等。我们整理了关于他的十个小秘密,一起来完整一下关于三岛的认知吧。

死忠猫奴

三岛由纪夫自小就很喜欢动物,其中对猫更是情有独钟。他曾经在文章中说道:“我很喜欢那个忧郁的动物。它们不会表演技艺,并非它们学不会,而是它们认为那种事很愚蠢。它们那种有点卖弄小聪明又爱耍脾气的表情,排列整齐的牙齿,冷酷的谄媚,我真的喜欢得无以名状”。

三岛的父亲喜欢狗,不喜欢猫。他时常设法让三岛养的猫失踪,但是三岛总会继续收养新的猫。

典型的健身狂

1955年,时年30岁的三岛,感受到自己对于美的憧憬,开始上健身房运动,以期将自幼以来孱弱的身体改造得强健,让自己不再为肉体的自卑而感到困扰。

三岛认为好身材对于他来说是一种形而上学意义的东西,为了达到自己的美学志向和政治理想,肉体是关键途径。三岛曾说,他希望能把一天分成睡眠、工作和健身这三个部分。在他的作品《镜子之家》中曾有过这样的句子:如果肌肉是那么重要,那么就在没有衰老之时,在最美丽的时候,自杀好了。三岛从三十岁的时候开始有意识地进行健身。还安放了一尊阿波罗的裸体雕塑在家中庭院作为健身时的参考。三岛还练过拳击、空手道和剑道,他四十多岁时,还成为了空手带黑带的高手。

笔名的由来

昭和16年(1941)的5月、三岛由纪夫的短篇小说《花儿怒放的森林》在杂志上刊登时,使用的是三岛的本名平岗公威,他的老师清水文熊从修善寺的新井旅馆回来时,电车中由于面向三岛市取三岛两字,并且从三岛车站看到高耸富士山顶的雪命名由紀夫(原文的“雪を”与“由紀夫”同音)。所以给他起名三岛由纪夫。

不到三十岁的时候,三岛就在日本著名出版社新潮社推出了自己的六卷本文集。比他同时代的著名作家如安部公房、大冈升平等人都要早得多。出版社为此举办了庆祝晚会,还请来了贵宾川端康成。他当时被称作“少年三岛”,看起来只有十八岁。

演过电影

1959年,三岛在《风野郎》的黑帮片里出演男主角,并撰写了主题曲的歌词,还亲自演唱。1966年,他编剧导演了电影《忧国》,在这部只有29分钟的黑白电影里,全剧只有两个演员,他是其中一个。在三岛自杀之后,《忧国》的拷贝被尽数销毁,只有其遗孀瑶子收藏一套。2007年瑶子去世,尘封已久的《忧国》拷贝重见天日。

除了有一颗想演电影的心,三岛还很想做一名爵士歌手,他曾说过,希望能重返十八岁,当一个爵士歌手。

吃过官司

他所写的《宴后》这部作品涉及到一桩公案,即日本第一起隐私权案。当时的东京都知事候选人有田八郎以侵犯个人隐私的名义控告的三岛由纪夫,继而又牵扯到了审理、赔偿、调停、和解,整个事件还间接导致了三岛与一个友人的绝交等等。最后官司以失败告终。法院判定他必须赔偿。

当过公务员

三岛上大学期间所学的专业是法学,三岛在毕业后,三岛的父亲为了让他继承平冈家三代人当官僚的家业,要求三岛由纪夫步入仕途,他便进入了大藏省,先后担任过银行局国民储蓄课课员、大藏省机关报《财政》编辑。三岛在做公务员期间,常常加班到晚上八九点钟,十分尽责。但他一下班,就会一头扎进书堆和稿子堆里。

少年时写诗

少年时期,三岛由纪夫在诗歌方面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可以说,他的文学生涯是从诗起步的。三岛从十二岁开始写诗,到了十五岁之后,他的诗歌以及开始体现个人的特质,影响到三岛后来的创作风格。三岛在十六岁后就不再写诗歌了。后来三岛成名后,也只是偶尔会提到少年时候写过诗。

不喜欢太宰治

太宰治声名鹊起的时候,三岛还只是初露锋芒。1939年左右开始,太宰治先后发表了《富岳百景》、《奔跑吧,梅乐斯》等优秀短篇作品,成为战后日本公认的大文豪。但三岛对于太宰治的写作评价并不高,他在一篇回忆两人短暂会面的文章里说:

我以前曾在旧书店里找了《虚构的彷徨》,读了其三部曲和《青年的奇态》等。我开始读太宰治的东西,对我来说也许是最坏的选择,这些“自我戏剧化”是我生来最讨厌的东西,作品里所散布的文坛意识和类似负笈上京的少年乡巴佬的野心,对我来说是最受不了的。

在很多人眼里,与其说三岛不喜欢太宰治的文字,不如说他痛恨太宰治们的生活方式。三岛内心继承了其祖母的那种传统贵族的骄矜与固执,而太宰治是出身于乡村地方的少爷,他作品中的贵族生活除了他个人的经验以外还有些为了加强讽刺效果而故意为之的片段,例如《斜阳》中写的滥用敬语、在院子里站着小便之类的。

1966年,三岛在采访中谈起死亡的方式,最讨厌生病而死,尤其癌症。

三5a8岛是一个武士,一个武士不能为大义捐躯是无法容忍的,英勇就义,成功成仁才是应有选择。对死亡如此,对生亦如此,一切必须方方正正,有仪式感。而太宰治是什么呢?酒鬼,滥用药物,乱用敬语,自制力低下,意志薄弱。全部都是三岛的对立面。

三岛在朋友们的张罗下,见过太宰治一面,他说:

我记不清是哪个季节去造访太宰治的,只记得是在《斜阳》连载完的时候,大概是秋季吧。带我去的有人可能就是矢代静一及其文学伙伴后来夭折了的原因吧,这我也记不太清楚了。

我多半是身穿碎白道花纹的和服和裤裙,平日不穿和服的我之所以着这身打扮,是充分意识是造访太宰治,夸大些说是一种怀里揣着匕首出门的恐怖主义者的心境。

三岛对太宰治的不喜欢是直接的,两人见面他说的第一句就是:我不喜欢你

在来40f7穆飞希野底源蛩阆嗷炎约合胨档囊痪浠八党隼矗绻凰党隼矗约旱秸饫锢淳兔挥幸庖澹约阂簿鸵虼硕ナЯ俗约何难系纳罘绞健

但惭愧的是,我竟用不得要领的,拖泥带水的语调说了。也就是说,我当着太宰治的面这样说道:

“我不喜欢太宰先生的文学作品。”

但三岛对太宰治的“不喜欢”是矛盾的,相反地,他从太宰治的文学中得到了感动。他欣赏太宰治文学之中那种“绝望赞美”,甚至感同身受。三岛无法接受的,只是自己的某一面,而不是太宰,太宰在此只是成为了一个载体而已。

那么太宰治如何看待三岛的“不喜欢”呢?

你尽管这样说,可你还是来了,所以还是喜欢的呀。

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戳下面按钮转发吧!

播讯网 Copyright @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