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烦恼新难题,共享单车前景存忧
 网站首页 | 中国资讯 | 即时报道 | 中国财经 | 事实关注 | 社会聚焦 | 法制报道 | 消费关注 | 健康医疗 | 食品安全 | 房产地产 | 聚焦关注 | 百姓民生 | 互联网 | 事实关注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旧烦恼新难题,共享单车前景存忧
来源: 互联网 2018-07-20 12:45:38

进入下半场后,共享单车仍需要弥补此前的战略失误。7月19日,《华尔街日报》称,ofo拟关闭多数美国业务,继续收缩海外市场。同日,摩拜App大范围瘫痪引发用户恐慌,“失联”的酷骑单车在深圳滞留4万单车的消息被曝光。虽然共享单车企业在业务和变现层面进行了诸多探索,但是行业的未来路径依然成疑。

旧烦恼新难题,共享单车前景存忧[0]
01

海外遇槛国内饱和

“在海外市场的新战略阶段,我们将精细化管理,提供差异化服务”,ofo创始人兼CEO戴威曾在收缩海外市场前如此表态。如果说戴威的态度过于模糊,那ofo的官方口径则更能体现这家头部共享单车企业对此前粗放的海外战略的反思,“ofo将对新加坡、美国、法国这一类规模大或增长迅速的地区,进行精细化运营,在海外人员的配置上,也会根据新的战略需要进行优化调整。”

调整海外战略后不久,有关ofo在部分海外市场撤退的消息不断曝光,7月19日,据国外媒体报道,ofo在本周三宣布裁减在美国的大部分员工。其中一位消息人士认为ofo裁员人数约占公司美国员工总数的70%。

报道还指出,除大量裁员外,ofo还将关闭美国几个城市的业务,但目前尚不清楚哪些城市将受到影响。截至2018年6月,ofo在包括西雅图和华盛顿特区在内的30个区域开展业务。

此前有消息称,ofo在本月还退出了印度,以色列,澳大利亚和德国市场。有报道援引ofo的一份声明,“随着我们继续将共享单车带到全球各地的社区,ofo已经开始重新评估那些对新的绿色交通解决方案构成障碍的市场,并优先考虑可行性市场的增长,使我们能够继续为客户服务。”不过,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ofo方面始终未对退出上述海外市场予以回应。

“其实,ofo收缩海外市场并不是坏事,是必须要做的举措。”比达分析师李锦清认为,“资本市场的降温,对于日常运营需要投入大量资金的ofo来说是一个严峻考验,在这个时间还一味的寻求扩张,并不是明智之举,相比之下进行业务收缩,更有利于企业生存。”

不只是ofo,目前共享单车企业的重心普遍都回归到国内市场,不过就单车业务而言,国内市场尤其是一二线城市的饱和状态已很难被打破,而且中国共享单车用户对单车质量也颇有微词。

自2018年以来,不少用户抱怨,“感觉共享单车变少了”、“共享单车坏车比例高了”。在诸多城市发布禁投令之后,共享单车在车辆饱和的城市能否置换,如何置换一直是个行业难题,尽管摩拜进行了一系列尝试,但所涉及的区域依然有限。

据摩拜方面介绍,摩拜计划在上海回收至少10万辆车,近期已回收旧车近7万辆,不过摩拜不会同步全盘置换,将分批进行不少于5万辆的置换。在广州,摩拜回收旧车超过6万辆,但被回收的单车不会通过置换回到市场,对于北京市场,摩拜亦尚未进行车辆置换。

02

谋业务变现多元尝试

企业调整策略的同时,共享单车用户的心态也在行业补贴大战、退押金质疑等过山车式的发展后变得敏感。7月19日早上,不少摩拜用户在微博吐糟,称摩拜App和微信扫码均无法解锁单车,还一度将“摩拜崩了”刷上热搜榜。尽管目前摩拜App已恢复运营,但是“摩拜崩了”仍然在微博热搜上坚挺,用户对共享单车企业倒闭的恐慌或短期内难以消除。

事实上,共享单车为了提高用户体验,提振用户信心,不断在业务上做出突破。7月初,ofo在单车业务的基础上试水新闻信息聚合功能,该功能在ofo”看看”频道上线,主要推介648新华社等中央主流媒体提供的原创内容,开设了看点、发现、图片等9个频道,不过北京商报记者7月19日登陆ofo App发现,该业务已经悄然下线。

摩拜和哈罗单车则试图在单车之外进行出行业务的叠加,先后推出助力车服务。据了解,由于部分城市政策限制,目前摩拜助力车仅在雄安、贵阳和四川广汉地区试运营。哈罗单车则自2017年8月至今,在40座城市上线了助力车业务。

其实,从市场和用户规模上看,共享单车的潜力可观,用户出行需求强烈。据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2023年共享单车行业市场前景及投融资战略研究报告》预测,2018年国内单车市场规模将达178.2亿元,增速达73.3%。到2020年,国内共享单车市场规模或将突破300亿元。

“就目前市场环境而言,企业要做的不是追求规模、用户的扩张,而是如何让自己活下去,或比同行活的更好更久,这个考验的就是企业如何提升运营效率,降低运营成本,让亏损最低化,这也是导致共享单车行业问题频发的主要矛盾点。”李锦清坦言,“而扭转亏损的最好办法就是提高变现能力。”这也是共享单车在目前已经后期竞争中的重点。

从共享单车的融资频率来看,资本对行业的热度已不如以前,共享单车需要向行业以及资本方证明自己的造血能力。为此,ofo开始了端内广告变现以及车身广告变现。在李锦清看来,“不管是端内广告还是车身广告,都是共享单车行业盈利模式的探索,对行业发展有积极的意义。648谴司偈欠穸孕幸涤薪杓庖寤剐枰奔淇佳椤!

相比ofo,摩拜和哈罗单车的变现探索则较为谨慎。据哈罗单车COO介绍,目前哈罗单车的B端变现主要是在与企业合作的兑换优惠券形式,用户除了骑车之外,还可获得优惠券,现在的合作商家包括网易严选、饿了么、良品铺子等,“现在我们还没有开始收费,但是很多商家是愿意为我们的流量付费的,所以这块以后可以产生收入。”韩美表示。

对于主营的骑行业务,共享单车则主要依靠提高运营效率,降低成本寻求盈利。主营业务短期未盈利,流量变现模式的爆发尚未到来,在李锦清看来,“目前,解决共享单车的盈利很难有什么特别有效的解决方案”。

03

倒闭企业善后难题待解

头部企业摸索前行,倒闭平台的遗留问题依然难解。

7月19日有消息称,深圳市交委联合市城管局、市公安交警局向酷骑单车发布一则最后警告通报,要求酷骑单车在十日内全部收回在深圳滞留的车辆。若酷骑单车公司逾期未清理回收,将视酷骑方面放弃在深圳滞留的共享单车所有权,未来或将采取销毁或者资源回收再利用等方式处置。

据了解,因酷骑单车处于失联状态,尚不能完全统计核实其在深滞留车辆具体数据,此前酷骑单车在市交委备案车辆数为4万左右。  

经查询,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酷骑单车运营方)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通告称,酷骑单车所属互联网租赁自行车长期滞留深圳市公共空间,且已不能提供相应服务,给深圳市城市管理和交通安全带来较大负面影响。

为此,深圳市主管部门已书面致函催告酷骑单车限期领回所属车辆,因对方原因,函件无法邮寄送达并退回。“一直联系不上酷骑,相当于是找不到主体。”

业内人士认为,同样出现经营问题的小鸣单车在单车回收上的做法可作为借鉴。深圳市主管部门相关负责人透露,深圳市交委已与小鸣单车资产清算组取得联系,小鸣单车近期与再生资源公司合作,近期将会启动车辆回收和处430置工作。

不过,小鸣单车的押金问题依然尚未解决。7月11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向社会通报全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的最新进展情况:截至2018年6月27日,“小鸣单车”用户有效申报的债权共计近12万笔,目前小鸣单车管理人仅接管到35万余元,资不抵债,小鸣单车运营方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关斌、监事徐蓓已被限制出境。

对此,李锦清认为,这些问题还是有待政府部门依法落实和实行,市场层面干预可能性几乎为零。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无论是早期的野蛮扩张,还是倒闭企业遗留的社会问题,抑或是始终困扰行业的变现难题,都值得共享单车深思,如企业想要在下半场保持竞争优势,必须完成对此前失误的补课。

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戳下面按钮转发吧!

播讯网 Copyright @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