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盐城射阳县临海镇纺织染整产业园:污水直排大海
 网站首页 | 中国资讯 | 即时报道 | 中国财经 | 事实关注 | 社会聚焦 | 法制报道 | 消费关注 | 健康医疗 | 食品安全 | 房产地产 | 聚焦关注 | 百姓民生 | 互联网 | 事实关注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江苏省盐城射阳县临海镇纺织染整产业园:污水直排大海

江苏

来源: 网络 2018-05-16 15:46:04

江苏省盐城射阳县临海镇纺织染整产业园:污水直排大海[0]
5UM-

如果不是当地村民的举报,江苏省盐城市纺织染整产业园里大面积的工业污水或许将会以“雨水”的名义继续排放。5UM-

在这个仅有18家企业的工业园区,2006年还曾发生过重大安全事故,在经过反复整治、几度更名和重新定位后,依然存在着难以解决的环境污染问题。园区横纵的干道上漫浸着大量的污水,各企业围栏里面也都囤积着大量气味刺鼻的污水。5UM-

而园区内唯一一个污水处理厂,被当地多位村民举报,称该处理厂长期不作业,将没有净化的工业污水直排黄海。5UM-

面对诸多质疑,园区管委会却以“囤积的水为地表水”“污水处理厂一直在工作”“不存在污染赔偿”来作答,而企业则始终保持沉默。5UM-

水质浑浊的沟渠5UM-

盐城市纺织染整产业园,位于射阳县临海镇,规划面积23.3平方公里。目前只有18家企业,每年税收仅5000万元左右,但这个产业园却因为临近黄海,水污染一直被当地居民所诟病。5UM-

而临海镇最靠近黄海的星晨村,成了污染重灾区。奤(hǎ,音同哈)套河蜿蜒流过整个村子,漫延在村子里的大部分沟渠都与奤套河交汇,然后流入黄海。5UM-

“如果不是下雨,你看到的河水将是乳白色的。”星晨村2组的一位村民指着屋前的沟渠说,“这些污水大都是园区排出来的,严重的时候,水渠基本都是不能闻的。”5UM-

星晨村7组后面就是奤套河,所有的污水都在此交汇,污染也最为严重。星晨村7组一王姓村民家前面的一个小沟渠因为靠近奤套河,可直接汇流至奤套河。5UM-

“这条沟渠的水每天都有不一样的颜色。通红、乳白,甚至全黑。”该王姓村民指着门前的沟渠说,“虽然靠近河流,但自家的农田基本只能依靠自来水灌溉。”因为前两天下雨的缘故,长江商报记者在现场看到,该沟渠表面上堆积了大量的瓶罐、藻类植物,水质略黑,气味较为刺鼻。5UM-

不止一位村民告诉记者,村里的渠水基本上都是不同颜色的,而且在企业排污水的时候,气味最为刺鼻。5UM-

“企业并不是明目张胆地把污水直接排到河里,而是先征收大量的工业用地,把污水排放到自家的工业用地里,经过沉淀后,再通过小沟渠,流入奤套河。”一村民介绍。5UM-

企业内暗藏“洼地”5UM-

在很多星晨村的村民看来,企业征收这么多的土地,是不正常的。曾经的农田被征收后,如今都成了“洼地”,只剩下泥淖和荒草。5UM-

为了发展盐城市纺织染整产业园,星晨村的土地基本上已经全部被征收。“全村目前已经被征收了5000多亩土地,而7组的100多亩土地如今已所剩无几。”星晨村支书吴乃高告诉记者。5UM-

这在星晨村2组村民吴明(化名)看来,却再正常不过。当地多位村民介绍,吴明掌握了企业排污的“路数”,因为他曾多次抓到企业现场排污,并录像,所以当地的企业都让他三分。5UM-

“你可别小看这些荒地,其实是企业自家排放污水的‘池子’,”吴明告诉记者。在他的带领之下,记者来到江苏禾业农化有限公司。“他们企业的污水最终都会沉淀到这个污水池,但这并不是全部。”吴明边说边把记者从该企业栅栏缺口处引入企业内,指着近乎已成“洼地”的土地对记者说,“你去闻闻”。5UM-

记者刚一靠近,一股强烈刺鼻的气味便扑面而来。“洼地”里的水已经呈墨色,在栅栏缺口处,记者望着这片几近沦为“洼地”的土地,难以望到边际。“这些‘洼地’上的污水经过地下管道的输送直接到达临海镇环卫管理所,管理所的背后就是奤套河。”吴明说。5UM-

沿着环卫管理所的栅栏行走,记者看到管理所内有诸多大大小小的沟渠,这些沟渠内有污水流向奤套河。5UM-

“企业里面暗藏的‘洼地’就是企业排污的秘密所在。”吴明说。为了向园区企业核实排污情况,记者曾多次联系当地多家企业,均遭到拒绝。5UM-

“偷排就是犯罪,哪有企业敢偷排。”负责园区环保事宜的赵主任对记者说,这些“洼地”都是因为前几天当地下雨所囤积的地表水,但对于为何“地表水”带有浓烈刺鼻的气味,他表示全然不知。5UM-

企业为何敢把污水私藏在自家土地上?一位前化工企业(后因产业园调整而停产)相关负责人表示,过去他每天都要向污水处理厂交7.8元/吨的污水处理费,往污水处理厂每少输送一吨污水可以省下7.8元钱。5UM-

污水处理厂被疑不作业5UM-

令当地居民愤怒和无奈的不仅仅是企业偷排污水,更让他们担心的是,污水处理厂长期不运作,这就意味着污水处理厂有可能自己都把污水直接排放到黄海。5UM-

今年1月,“全国打假第一人”王海曾在微博发帖称,因管道维修,他得以对排入黄海的水进行取样,并质疑该水并没有经过处理而直排黄海。为此射阳县环保局发文澄清,表示排海管道排放的废水是处理印染废水的达标尾水,有点色度,但符合国家规定的排放标准。5UM-

因无法进入污水处理厂内查看,村民判断污水处理厂是否运作的依据是,在污水处理厂周围长期听不到处理污水所产生的声响。3月19日、20日,记者多次来到射阳县中大污水处理有限公司(园区内唯一一家污水处理厂)周围,厂区内一片寂静。5UM-

该污水处理厂的污水处理管道,全长13.944公里,延伸至黄海2000多米处。 3月19日下午,记者来到黄海岸边排水口,发现管道已修复,但因管道输送口到达黄海2000多米处,无法查看排水口的水质。5UM-

3月21日下午,记者经过努力得以进入该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厂的骆姓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厂每天能够处理2万吨的工业废水,但现在每天实际处理废水为8000吨,处理废水的价格为每吨3到5元不等。每月因处理废水而产生的电费在13万元到15万元。5UM-

他给记者提供了该厂2015年1月份所产生费用的清单。但以“清单不在办公室”为由,未能提供1月份之前的清单。5UM-

“每个企业都有一个管道通向我们污水处理厂。”骆姓负责人说,目前有12根管道在向我们输送污水,还有6家因为自身的原因,已经停止生产,所以没有污水输送进来。5UM-

今年1月份,射阳县环境保护局在回复王海举报时称,该局于2015年1月17日分别对射阳中大污水处理有限公司及园区一家企业采取突击检查,两家企业的污水处理设施均在运转,排污口在线监控设备显示的数据正常。对两家公司排放的污水现场分别取样,监测结果显示达到国家规定的排放标准。5UM-

“沉默”的补偿5UM-

多位村民回忆,去年村里大部分居民都领到了由园区管委会发放的“补贴”,而这也换来了大部分村民的沉默。5UM-

2014年,因为园区内一企业发生小事故,导致红色粉末物飘散到农田,当年的经济作物减产。5UM-

“按照正常的产量,两亩玉米地应该可以产2000斤玉米,可是去年我的收成却只有500斤。”一位村民说,“本来是玉米丰收的时候,但粉末飘来后,田里都不结玉米了。”5UM-

经多位村民核实,去年,确实因为工业污染,园区管委会先后给村民发放了两次不同程度的“补贴”,依据每家情况不同,所赔的钱也不一样。5UM-

据村民们说,园区管委会有一张各个村民所获赔偿的清单,但这份清单仅仅掌握在管委会手里,村民手上没有。5UM-

针对赔偿清单一事,园区管委会环保局的赵主任予以否认,他说,补偿是因为减产,而减产并非是因为粉末污染,而是因为去年的种子不好。5UM-

但部分村民与企业和园区管委会间也存在着某种“默契”。“企业污水一般选择在下雨天或者晚上排放,白天他们不敢排。”吴明说,只要是有人现场抓到了,去找企业或者园区管委会,园区管委会就会给钱让他们保持沉默。5UM-

星晨村2组村民说,这条河的水平常都是乳白色的。 5UM-

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戳下面按钮转发吧!

播讯网 Copyright @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